bcc矿池哪个好,对冲高通胀风险,买什么最好? – 80财经网

bcc矿池哪个好,对冲高通胀风险,买什么最好?

德指 admin 0评论

bcc矿池哪个好,对冲高通胀风险,买什么最好?

从2020年开始,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担心通胀风险。这种担心不仅限于像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发达工业国,在其他发展中国家中也很普遍。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呢,背后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:

第一、为了应对新冠疫情,全球主要政府和央行发的钱太多了。

以美国为例,从2020年2月到2021年2月,在短短1年的时间内,美国的M2货币供给上涨了27%,从15.5万亿美元增长到19.7万亿美元。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估计,美国2020年的财政赤字将达到史无前例的3.1万亿美元,占到美国GDP的15%。

CBO同时预计,2021年的财政赤字将达到2.3万亿美元,占到GDP的10%。在美国过去百年的历史中,财政赤字连续两年超过GDP的10%的情况只发生过两次:一战(1918~19年)和二战(1942~45年)。毫不夸张的说,新冠疫情对于主要工业国财政状况的影响,不亚于一场世界大战。

第二、国债的收益率持续攀升,但是其真实收益率却位于零以下。

在过去1年中,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从1%以下上升到1.6%左右,3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.5%上升到2.3%左右。国债收益率的攀升,体现了市场对于通胀更高的期望。然而,如果我们计算国债的真实收益率,即名义收益率减去通胀率,却会发现它是负的。

比如目前10年期国债的真实收益率在负0.9%左右。也就是说,假设投资者今天买了一个10年期国债并持有到期,而未来十年的通胀率保持不变的话,那么这位投资者铁定会亏钱,平均每年亏0.9%。回顾过去的30年历史,国债真实收益率为负的情况只发生过两次:2012~13年欧债危机时,和现在。

第三、某些资产的价格一涨再涨,体现出泡沫的信号。

比较典型的有:标普500指数的TTM市盈率达到了30倍,超过了1999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29.3倍的最高水平。美国的Case-Shiller房价指数创下历史新高,超过了2006年房贷危机前的最高水平。截止5月初,300种数字加密货币加起来的市值超过了2.4万亿美元,超过了全世界流通美元的总量(2.16万亿美元)。

电动汽车特斯拉的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,比丰田、大众、戴姆勒、通用和宝马加起来的市值还要更大。假设没有这几年央行向市场注入的万亿级别流动性,特斯拉和比特币能达到目前的市值水平么?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。

基于以上几个原因,市场中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担心通货膨胀,甚至是恶性通胀的来临。那么接下来比较自然的问题就是:如何应对高通胀风险?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过去的百年历史,一探究竟。

值得指出的是,投资者比较害怕的,并非意料之中的温和通胀,而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高通胀。如果我们把高通胀定义为每年通胀率超过5%,并且持续上升的话,在美国、英国和日本过去近百年的历史(从1926年算起)中,分别发生过8次、14次和12次高通胀时期。

以美国为例,通胀高企的年代主要有:1940年代(二战前后)、1950年(朝鲜战争)、1970年代(布雷顿森林解体、石油禁运和伊朗革命时期)、1988年前后(两德统一和前苏联解体)以及2001~2007年间的经济过热时期(Neville, et al, 2021)。英国和日本的情况有所不同,但两个国家在二战时期和70年代也同样经历了高通胀。不难看出,战争和石油价格是过去引发高通胀的最主要原因。

那么,当高通胀来临时,哪些资产的回报比较好,哪些资产的回报不尽如人意呢?

我们先来看股票。通胀对于股票投资回报的影响,主要有以下几点:

第一、当经济处于高通胀环境下时,公司面临的经营环境有更大的不确定性。比如你很难做一年以上的规划,因为原材料和人工成本很可能在一年以后大涨。

第二、当公司的生产成本快速上涨时,少数一些行业中的领头羊,可以提高自己产品的价格,把高成本转嫁给自己的下游和消费者。但是更多的其他企业,未必有这样的议价能力。所以总体上来说,高通胀环境会拉低企业的利润率。

第三、大量研究显示,当经济中忽然出现了预期外的高通胀时,接下来很可能会发生萧条。经济萧条会拉低需求,导致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卖不出去。

第四、大部分公司用历史成本对固定资产进行折旧。在高通胀环境中,由于历史成本比较低,因此折旧额也被低估,这样就会导致公司的税前利润和所得税被高估。第四、高通胀环境同时也会推高风险溢价和折现率。在DCF模型下,更高的折现率会拉低公司股票的估值。

综上所述,高通胀环境对股市利空。当经济体面临预期外的高通胀时,股票的表现不会太好,该推论得到了实证检验的支持。比如在上文中提到的美、英、日高通胀期间,其国内股市的真实回报(扣除通胀后)分别为每年负7%、0%和负10%(Neville, et al, 2021)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三国股市在非高通胀时期的真实回报分别为每年10%、8%和8%,明显高于通胀时期。

下面我们再来看债券。高通胀对于债券价格的影响比较简单。债券的到期收益率由三部分组成:预期实际利率、预期通胀率和风险溢价。如果发生预期外的高通胀,那么债券的收益率会上升,意味着其价格下降。

在美、英、日过去的百年资本市场历史中,高通胀期间的国债真实回报分别为每年:负5%、负3%和负16%。而相同的国债在非高通胀时期的平均真实回报为每年:4%、5%和4%,进一步支持了高通胀环境下持有债券会亏钱的结论。

一个可能让大家有点吃惊的发现,是房地产对通胀风险的对冲效果要视国家而定。美、英、日的住宅房价格,在高通胀时期的平均真实年回报(不包括房租收入)分别为:负2%、1%和12%,而相同资产在非高通胀时期的真实年回报分别为:2%、3%和1%。也就是说,只有日本的房地产有效对冲了通胀风险,而美国和英国的房地产在高通胀环境下其投资回报反而更差。

在上文中笔者提到,当经济中忽然出现了预期外的高通胀时,接下来很可能会发生萧条。经济萧条导致房价下跌,是英美的房地产无法有效对冲通胀风险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上面这些统计结果显示,股票和债券都无法对冲高通胀带来的投资风险,而房地产则要视国家而定。那么问题来了:哪些资产在高通胀环境下表现比较好,可以帮助投资者有效应对通胀风险呢?研究显示,有这么几种选项可供投资者考虑:大宗商品、能源类股票和趋势交易投资策略

大宗商品主要包括能源、金属和农产品原材料。大宗商品之所以能够对冲通胀风险,主要原因在于通胀本身就体现在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之中。由于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的关系,在大宗商品中抵抗通胀效果最好的是能源类商品,其在高通胀时期的真实年回报为每年41%左右。

其他表现比较好的大宗商品包括贱金属(19%)、黄金(13%)和其他贵金属(11%)。相似的逻辑,使得能源行业股票成为股市中唯一在高通胀时期还能够赚钱的行业(真实年回报1%)。

趋势交易策略,是一种比较常见的“追涨杀跌”型投资策略,即买入价格上涨最多的资产,并卖出或做空价格下跌最多的资产类型。在高通胀时期,基于债券、外汇、股票和大宗商品的趋势交易策略,全都取得了正回报,其真实年回报介于4%到25%之间。从回测数据来看,如果投资者有办法把交易成本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的话,趋势交易策略可以提供有效的通胀对冲。

有一点值得指出的是,回顾过去百年的通胀历史,石油价格的上涨是一个关键因素。这是因为,石油被称为工业的血液,是几乎所有行业都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材料。然而,目前像美国和西欧主要的工业国,其经济结构早已转型为服务业为主,制造业为辅。很多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,无形资产的比重越来越大,其生产成本和石油的关系越来越低。

各主要工业国致力于推进“碳中和”目标,会进一步削弱像石油和煤炭这种原材料对于能源价格的影响力。因此如果在主要工业国中发生大范围的高通胀的话,其背后的原因很可能并非原材料的价格大涨,而是其他因素,比如货币超发,劳动力成本上涨等等。

预期外的高通胀,顾名思义不太可能会有序发生,而更可能是在大部分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说来就来。应对这种无法提前预测的不确定性,最好的办法是用一个尽可能低的成本,建立一个极度多元分散的投资组合,涵盖各个主要国家的主要资产和投资策略。这样才能够以不变应万变,在通胀真的来临之际沉着应对,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财产的购买力。

喜欢 (1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